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巴渝武僧释本立传奇(20)光英参加武术培训班

2023-05-23 05:34:39 1335

摘要:#打卡挑战局#文/潘云国 赵式第三十七回:光英在校初识露萱 参加培训习武练功为了反抗包办婚姻,追求新的生活,曾露萱毅然放弃了在家当小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优越条件,告别父母,离开家门,走上了一条自已养活自己的路。经朋友介绍,有幸认识了孙有仁校...

#打卡挑战局#

文/潘云国 赵式

第三十七回:光英在校初识露萱 参加培训习武练功

为了反抗包办婚姻,追求新的生活,曾露萱毅然放弃了在家当小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优越条件,告别父母,离开家门,走上了一条自已养活自己的路。经朋友介绍,有幸认识了孙有仁校长, 受聘于崇文小学,当上了一个教算术的老师。

陈光英和曾露萱在一起,经常谈论对社会和时局的看法。在陈光英潜移默化的影响下,曾露萱渐渐有了向党组织靠拢的倾向,慢慢萌生出加入共产党的想法。

日月如梭,光阴似箭。陈光英教书不知不觉过了两年,重庆仍然是白色恐怖笼罩。陈光英的内心受到了煎熬,她象一只断线的风筝,始终不见上级党组织派人前来联系。

学校快放暑假了,陈光英受孙有仁校长的委托,准备进城为学校购买文具。曾露萱也因为婚姻的事害怕曹阳纠缠不休而不愿回家。陈光英邀约曾陪她一道进城。曾心想半年来忙于教学,没有外出过,现在有时间可以陪陪好友去逛逛城,何乐而不为呢?于是点头表示同意。

出门前,两人淡妆素抹一番,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很难分辨。远远望去,身材几乎一样窈窕、穿着时髦的阴丹蓝旗袍。旗袍做工讲究,裁剪得当,密针细缝不松不紧,恰到好处。脸颊透红,犹如阳春三月盛开的桃花,柳腰细眉,配上一副瓜子脸,双眼皮大眼睛,脚穿高跟鞋,两人肩上挎着一模一样的黑色皮包。她们慢腾腾地走到了黄桷古道山王庙门前,一路上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眼球,多情的男人不断回头观看,还认为是仙女下凡到人间赏景逛街。其实,她们到此的目的很明确,就是准备坐轿子下山。

位于山王庙路边的米市,生意十分红火,店中的伙计们,用熟练的双手,忙着用升子从装着米的木桶里一升一升将米装满刮平,然后倒进客户的米袋中,算帐,收钱,一气呵成。

山王庙的前边,用青沙条石砌成的石栏杆上,拴着一排一排的溜溜马儿,每匹马上吊着一串铜铃,铜铃在微风的吹拂下,不断发出清脆悦耳的铃声。马夫们用焦急的眼光,不停地盯着来来往往的行人,盼有人出钱骑马下山,也好挣几斤米钱。

庙门前十余顶滑竿排成一排,二十多名轿夫齐刷刷地坐在大门前的石梯上,他们的装束几乎相同,头戴一顶草帽,天睛遮太阳,雨天可挡雨。腰系一根草绳,热了好解开,脚穿一双草鞋,上坡下坎可防滑。肩头上搭着一条白布帕,常年靠它洗脸又擦汗。左边吊着一布袋,里面有烟有火有烟杆,偶尔装有几张找零的渣渣钱。上穿对襟衣,下穿一条一二三绞绞裤,不论烈日烤背,还是刮风下雨,日复一日,月复一月,年复一年,聚集于此,挣钱养家。

为了生活,上坡下坎地抬着客人,行走在石板古道上。抬轿人,见识广,名堂多,说的空话也特别多。

左边石梯上,坐着一个年轻力壮的轿夫在高声闲谈侃吹,说什么今天早晨隔壁张二嫂家媳妇生了个娃儿,不晓得啥子原因,被人带走了奶,娃儿没有奶吃,饿得“哇哇”大声哭,害得隔壁邻居一晚上都睡不着觉。

他说完了张家又说李家。李家媳妇的男人死了一年多了,拖娃带崽的,说媒的都给她说了好几个男光棍儿,对方不是嫌她家娃娃小负担重,就是她嫌别人养不活她,在家里守活寡,看样子是嫁不脱了,真是寡妇难当哟。

他嘴巴说得泡子翻翻的,特别有劲。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轿夫从口袋摸出两节叶子烟,裹好后装入烟杆,掏出砣打火石一敲,火苗点着了烟,然后坐在石梯上,一口一口的猛吸,不时从嘴中吐出一个又一个烟圈。

燥辣的时子烟味引发了另一个轿夫烟瘾发作,直吐口水。老轿夫见后,毫不吝惜将烟杆递到他手中。硬要他吃几口烟过瘾,还说到:“老弟还客什么气?轿夫犹如亲兄弟,烟酒从来不分家。抬滑竿找钱上坡下坎的,历来是辛苦找来快活吃。你我兄弟一场。你不巴,谁巴?你不吃,谁吃?”硬是让他使劲的巴了两口烟,过了过瘾,才心满意足的笑了。

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下力找钱的轿夫也有行规,就是说好上轿,先来后到,不能乱套。老轿夫见是美女坐轿,用力吹出了烟屁股,一脚踩熄后,烟杆往腰间使劲一别,摆好滑竿。等待客人上来坐。陈光英出手大方,从不亏待抬轿人,她主动碱了两乘滑竿。和曾露萱一人一乘,输快地坐轿下山。

陈光英知认识老轿夫,绰号邓滑竿,年过五十岁,家住新厂坝,为了孙子读书交不起学费找过孙有仁校长。他的滑竿搭档熊二,两人年龄相当,家住火里湾,当轿夫近三十年了。

邓滑竿因孙子曾在自己班上读过书,所以陈光英也认识他。几十年来,邓滑竿抬滑竿很有名,不摇不晃不扯拐,无数年轻站娘都爱坐邓的滑竿。而邓滑竿惟独觉得今天抬的姑娘最漂亮,心里美滋滋的。

他和搭档熊二一前一后,前蹬后带,稳住闪闪的轿竿,稳住脚步,前说后答,交替喊起了滑竿号子:大钉带小钉、脚上长眼睛。高挨,低踩。走路要走活,踩板不踩角。两块合一缝,踩石莫踩缝。一踩一滚,十拿九稳。前后一匹坡,后面慢慢拖。之字拐,两边甩。前面一大湾,一脚来踩干。大路一根线,跑马射得箭。平坦大路,甩开大步。右有吊脚楼,让开走里头......

邓滑竿能吼多种滑竿号子。见啥喊啥。邓滑竿前边喊,熊二后边合,一前一后快步下山,把两位美女送到了龙门浩老码头的趸船上,才心满意足的打住滑竿,落竿下人。

“龙门东去水和天,待渡行人暂息肩。自是晚来归兴急。江头争上夕阳船。”

人在码头的陈光英,想起曾经读过的余玠《黄葛晚渡》诗,望着宽阔的江面,江水滔滔,波光万点,站在两棵巨大的黄葛树下,浓荫蔽日,河风不停的吹来,带来阵陈凉意。虽然急着过江,也只能和曾露萱不停地望着对岸刚靠码头的船早点开过来。

买了文具付款,店老板为了找补零钞发愁:“两位老师啊,你们买了这么几样文具,只要十多块钱就够了。麻烦你们能不能从包里找点小钞票?拿这么大一张票子让我找补零钱,我确实找补不开了。”

“你当老板开铺子做生意,啷个不多准备点零钞?”

“老师啊,你不要说了,刚才有个本立和尚说办了一个武术培训班,拿了两个银元来买笔墨纸张,结果柜台的零钞全部都找补给他了。他临走还嘱咐我,他们正在招收学员学武,可能还要来买东西,让我多进点货哟!"

陈光英见掌柜说到了本立,心想,本立不是我父亲的徒弟吗?几年不见,人不可貌相,海水难用斗量,还长出息了!我曾私下打听过他的消息,但始终难觅身影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陈光英喜出望外,拉着曾露萱迅速赶到了长安寺武术报名点。

劳累,忙碌,让本立没有一点空闲。一群要求习武的青年,紧围着本立登记。陈光英是个聪明人,怎好这时打扰师兄呢!

让曾露萱陪着自己,来到佛经流通处,买了香烛纸钱,蜻蜓点水式的游览了长安寺。见殿门左侧高挂重庆佛学社的牌子,不少年轻的僧人在新办的佛学堂聚精会神听法师宣讲世间论。陈光英朝拜了释伽牟尼祖师,许完人生之愿,祷求佛祖保佑后,她突然作出一个大胆的决定,学校已经放假,闲着无事干,不如报名参加武术培训班。

陈光英用力分开拥挤的人群,找到了本立,在三番五次要求下,师兄本立虽不愿师妹习武,但想到师傅陈玉庭传武之恩,满足了她的要求。

从此陈光英和刘晓靓同为学员,一道习武练功,两人的足迹也深深镌刻在长安寺的空坝上。

在负责传授武术基本功的师傅杨林的严格要求和精心传授下,刘晓靓和陈光英勤学苦练,武技大有进步。男女搭配,信心百倍。两个女学员的好学精神感动了每个男学员。大家暗地相互较劲,用不输给女人的想法鞭策自已。女人报名习武的消息,一时成为群众茶余饭后的热议话题,美女练武强身的事远播渝州,也使本立开办的佛教武术培训班名扬巴渝大地。

眼看暑很将要结束,陈光英接到了学校的通知、要求教师提前返校。陈光英早晨起床后连早餐都没有吃,向本立师兄请了假。向杨林师傅道了谢,告别了武术班的学员,匆匆忙忙的赶回了学校。

第三十八回:光英接上组织关系 地下党春节贴标语

陈光英回到学校寝室刚坐下,门缝塞入一张纸条。陈光英心中一惊。慢慢的走过去,轻手轻脚地从木缝隙抽出了纸条,看见纸条上有九个字:“明日上午老君洞详谈。”面对这张纸条,是福?是祸?陈光英不得而知,但盼望这张纸条的现身,陈光英整整等了两年。

第二天上午,突然降雨了,雨虽然不大,还是给闷热的夏天带来了凉爽。在老君洞玉皇大殿前,一个四十余岁的男子手举高香,对着玉皇大帝口中念念有词。那双眼睛的余光不停地向四周扫射,好象在寻找什么。如若有人从陡峭的石梯盘旋而上,他会迅速举起高香遮面,或上茅厕,借此暗中观察来人的情况。

陈光英来到了玉皇大殿,见空荡荡的大殿内,坐着一个女居士,有气无力地敲着木鱼,喃喃不休念着道德经。惟有那对红色高香燃得直冒青烟,使大殿内外充满了沉香味。

陈光英以香客的身份,在法物流通处购买了两支红烛、三对高香,借火点燃。面对神龛上供奉的金光灿灿的玉皇大帝,连续三拜之后,正在左看右望,一个熟悉的身影现身眼前。哟,是他!

他不是和我一道在崇文小学教书的同事范景庵吗?他怎么也来烧香敬佛啊!陈光英顿时警觉起来,两个同事见面免不了一阵寒暄,对上暗号,陈光英终于和川东地下党接上了头。

两年的时间不算短,谁也无法理解陈光英这两年间的心情。由于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,自己犹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,在天空中飘来飘去,找不到方向和目标。夜深人静时,她在想,为什么党组织还不派人来联系自己?独自奋战常感力不从心。今天,终于见到了党组织派来的接头人,犹如失联孩子见到了亲生爹娘一样激动,高兴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范景庵仿佛看透了陈光英的内心,跟她谈的第一句话就直奔主题,他满脸凝重地对陈光英说:“我现在的公开职业是教书,在党内兼任巴县特支委员会的联络员,我奉党组织的指示有重要事情向你传达,中共川东特委在今年初成立,由周贡植任特委书记。我们将在他的领导下,开展党的秘密工作。”

他告诉陈光英:“你的哥哥陈光中曾在市佛教协会任教,辞职后加入了国民党,现担任川东政治训练处宣传科长,不知道他跟你说过没有?你要装作不知道他的事,要与他继续交往,了解他们更多的情况。

“当前,我党面临的斗争形势很复杂很艰难,为了开展党的地下工作,近年来,党组织通过清查整顿,已对少数自行脱党的党员进行了处理,对叛党的党员进行了惩治。但仍有不少身份公开的觉员被抓被杀害,给党组织带来了极大的损失。当前若要大张旗鼓开展工作很困难。但川东地下党没有停止过工作,坚持带领群众为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而斗争。

“由于当前斗争的策略和方式发生了变化,党中央要求各地的党组织,由过去公开开展党建工作立刻转入地下秘密活动,由城市暴动转入到农村组织和发动农民成立农会,建立农村根据地。在党的领导下,四川的西阳、秀山、黔江、彭水地区的农会工作,搞得热大朝天。现在你已经通过组织的考察,确信你对党组织的忠诚,故派我作为接头人,今后由我和你保持联系。”

当晚,陈光英高兴得彻夜未眠,和党组织联系上之后,精神面貌一新,上课教书也不知道累了。

时值初冬,真武山的早霜洒在山峦上,洒在密林里,也洒在山下那片片刚收割了庄稼的田野里。

一天夜晚,巴县特别党支部第一次工作会,在涂山寺会议室秘密召开了,川东特委书记周贡植传达了川东特委的指示,面对敌强我弱的特殊斗争形势,要求参会的党员继续隐瞒身份,秘密开展觉的地下工作。他说:“清理整顿党的组织后,重新组建了中共巴县特别党支部,特别支部直属中共川东特委领导,由曹露霄书记负责特别支部的全面工作。

自从国民党撕毁国共合作协议后,党面临白色恐怖的严峻形势,稍有不慎将给组织带来重大的损失。根据上级指示,我们首先要继续做好党团员的联络工作,要求分散在各乡镇的骨干力量,仍由范景庵、唐昭明、邓力平负责联系,组织开展党的活动。

二要发挥青年团员的作用。中共川东特委决定重建共青团川东地下支部,由牟爱牧任书记,陈华民、熊光华、潘方才、庞大哲、张成楷为委员,负责抓好各乡镇团组织的建设,带领团员积极配合党组织投入反对军阀的战斗。三要尽快打破重庆“三·三一”惨案发生以来的困难局面,扩大党的影响力。已作出一个重要的决定,在适当的时候,由曹露霄书记带领特支党员开展一次秘密反对军阀的宣传活动。”

“红萝卜,咪咪甜,看到看到要过年,娃儿要吃肉,老汉没得钱。”这首儿歌。每年元旦后在山城大街小巷儿童中传唱开来。

孩子们盼望着过春节,有肉吃,有新衣穿,在外帮人的亲人,辛苦了一年也要回家团圆。过节好啊,有好耍的,好吃的,还要得押岁钱。每年的春节,街上好闹热,有玩龙灯的、耍狮子的、打莲宵的,象征寒冬马上过去,是新一年迅即到来的节日。

新春佳节在孩子们的盼望中到来了。腊月三十深夜,大地一方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,在凛冽的寒风中,位于海棠溪乌鸦桥的旁边,从栽满海棠的树丛中,突然闪出几个蒙面人,只露出黑黑的眼睛,没有人说话,没有手电照路。一个蒙面人右手拿一支排笔,左手提一桶浆糊,另外两人各抱着厚厚的几迭标语。他们沿着丁家嘴石梯步上山,一路走一路张贴标语。夜深人静,谁也不知道标语的内容。这几个人为何如此神密呢?

大年初一,天空放睛,一扫多日的阴霾,难见的太阳冉冉升起,照亮了山川、河流、古镇、寺庙、古道、古宅。富人要过年,穷人也要过年,不管再穷再富也不能忘祖忘宗。祭祖上坟的鞭炮声在密林山坡时有炸响,缕缕青烟从农家小院升起。辛苦了一年的农民,早起的市民,各家各户忙着烧开水搓汤元了!

家住崇文古镇正街的袍哥大爷、区长兼团防司令马大山还在美梦中。马大山多年来养成一个习惯,凡逢腊月三十要守夜,临近子时要烧香。零点时刻,他安排几个随身马弁护送他到了老君洞道观,专拜财神菩萨和观音菩萨,烧完高香后才回家,洗完脚上床睡觉已临近二更天。

陈妈是马家的佣人,手脚麻利,擅长烹饪,一早起床将搓好的汤元摆放在瓷盆里,锅中的水早已烧开,她坐在灶前,仍不停的朝灶里添柴,在耐心等待马大爷起床后煮汤元吃。

马的二姨太刘金花起床已有半个多小时,慢咽细品吃了一碗陈妈煮的猪油芝麻汤元,连声说道:“好吃,好吃。”碗一搁,一屁股坐在梳妆台前,开始搽脂抹粉,精心打扮,准备出门。

二姨太刘金花,平时很少搽脂抹粉。她身材迷人,皮肤白皙,瓜子脸,双眼皮,大眼睛。是当地有名的美人。马大山为了娶她为二姨太,聘礼多达数千银元。

二姨太人漂亮心也毒辣。她见男人当袍哥大爷,在古镇上下呼风唤雨,威风八面,很吃得开。她也不甘寂寞,一天心血来潮,动员当地女人也要嗨袍哥,并模仿自己的男人马大爷,自称为大娘。且定下规矩,以女人应遵守传统礼义廉耻为由,凡婚、丧、改嫁都要由她作主,由此捞了许多不义之财。

镇上赵有旺的女儿外嫁,刘金花以大娘的名义,说什么赵家不懂规矩,嫁女未经批准为由,将前来迎亲的男方轿子强行阻挡在古镇大门外,最终迎亲的男方花了不少冤枉钱,才抬走了新娘。

二姨太精心打扮好后,刚把门推开一条缝,就看到街上已有不少行人,沿着自家棺材铺旁的那条小路,一路走一路议论纷纷。有的说到涂山寺去烧香,有的说到老君洞去,烧香拜佛求太上老君保佑。更多的人在说满街贴满标语的新鲜事。

人家都出门了,二姨太感到不舒服,心想:“昨天就跟那挨刀的老爷说好的,今天早点出门,陪自己给去年腊月才死去的老丈人上个坟,烧个香,给他老人家多送点钱去。”

太阳慢慢升高。都快照到屁鼓了,还不见他起床。她只好坐在客厅耐心等待,等得很是着急。门外传来喊声:“刘五,我没读过书,斗大的字它认得我,我认不到它。你认得到字,快来看一下贴着的这些标语写些啥子哟?”

喧闹声不停的从门外传进了二姨太的耳中。她懒洋洋起身推开了大门。抬头一看,见街对面自家开的棺材铺大门上贴着一张红色标语,上面有一排用浓墨书写的大字:“同胞们,大家团结起来,坚决打倒反动军阀刘湘!”

这还得了,顿时吓得二姨太魂飞魄散,三步并作二步,跑回睡房中,叫醒了熟睡的老公:“你这个挨刀的。你看共产党的标语都贴到我家门口了,你还睡啥子?还不赶快起床去看看!”

.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